起源

龙族,k,aph,op,再加上凹凸。

[k]伏安<2016.7.23>


*伏安

*花吐症

*花吐症一直是我比较喜欢的梗。
因苦恋而得不到回应才得的病,症状是会吐出花瓣来,思恋的越深,颜色就越发鲜红,因为这红色是沾染了自己心头的思恋的。将思恋倾吐而尽,便也是到自己生命的尽头了。
花吐症这样怀着思恋而死去的病症,实在是带虐带甜。
因为它唯一的解法,便是得到思恋之人饱含爱意的一个吻。
真是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好吧以上都是自己所理解的花吐症。

*第一次见面的设定大概是年后安娜因为触发某次异能者事件而被穿越 到国中伏见那时。

*bug什么的,找到再改x

——————

……是她吗。

伏见猿比古握紧了手中苍白的花瓣,努力的想要将第一个浮现在脑海中的小巧身影抹去,却无奈的发现,这幼稚的举动,完全无济于事。

对啊,太出乎意料的。

胸口再一次的刺痛,伴随着喉间的一阵阻塞感,大片大片的花瓣自唇边溢出,仍旧是苍白,却在尖端处点上了些微的粉红,娇嫩的如同刚刚萌发的感情。

啊啊,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其实还在赤组更早的时候吧。

————

钱包刚好被那些家伙拿走,在回去的路上,正是自己最为狼狈的时候。

银色的头发在夕阳中着实是太过耀眼,忍不住停下了脚步这么看过去,然后就如同感觉到他的视线一般,那个如人偶一般精致的小姑娘就这么停下正在玩玻璃球的动作,抬头正好对上了自己的视线。

被那双太过清薄的目光所注视着,伏见莫名的窘迫,对自己的反应更是不解,习惯性烦躁地咋舌。

搞什么啊…这种。

就好像被完全看透了内心的感觉。

自顾自烦躁时那个小姑娘却收起玻璃球,径自的朝他小跑过来,大概是太过小巧的缘故,轻微的喘气声也透着些娇嫩可爱的意味。

…干什么?是认识的人吗?

困惑时却突然被小姑娘抓住了衣角,抬头仍是那种无波动的眼神,脸颊却因为跑步而浮起薄薄的红晕。

……猿比古。

突然被叫到名字,伏见不由得一愣神,自已有见过她吗?困惑时却听见小姑娘带点满足的声音。

……能见到猿比古,真好。

内心的烦躁莫名的被平抚下来,他慢慢蹲下身子帮她顺了顺被风吹乱的发丝,熟悉的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手指猛的收回来,身体也微微后倾,撇开头带点慌乱的试图解释着。

那个…啊,这么突然……对不……

话音还未落就被她些微急切的打断,小姑娘睁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他,不知是否是幻觉,伏见在她暗红色的瞳孔中似乎看到了一些奇怪却不复杂的纹路。

没关系的,因为是猿比古,所以,没关系的,不用道歉。……而且,在这能见到猿比古,很高兴。

说着小姑娘的唇角轻微的弯起若有若无的弧度,闭上眼睛将双手交握在胸前,仿佛在庆幸着什么,再次重复了一遍。

真的,很高兴。

心口涌起一阵暖流,第一次有人告诉他,见到他很高兴。伏见猿比古微愣着这么感受着她所带来的,从未有过的感受。

小姑娘睁开眼睛,向前迈出一小步,伸手帮着他擦了擦脸颊上被蹭到的灰尘,猛然回想起自己如今狼狈的模样,垂眸窘迫的想要躲开她的手,却在她轻软又坚定的声音中再次微楞。

猿比古,是最好的猿比古……。所以不要怀疑自己,不要躲避。

小姑娘顿了顿,又加上一句。

不管猿比古以后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要相信自己啊。

这是对自己的……信任和鼓励吗?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可是为什么…是对自己...

还未从吃惊不解和久违的温暖中反应过来,猛的发觉抚在自己脸颊上触感的消失,小姑娘的身形不知何时已在倒逆的光芒中一点点变得透明。

喂你……!!

没关系的猿比古。……以后,就会再一次见到你了。

急急地伸出手臂想将小姑娘留在怀里,却猛的扑了个空。……什么都没有。只有在空气中浮动的灰尘在夕阳下闪动着金色的光芒,如同在阳光中洒下了一片金色的粉末。

————

真是干脆利落的离别呢。

回想到这里的伏见猿比古不由得苦笑着评价了第一次的相遇,他放松自己靠在墙角上,又懒懒地顺着墙壁一点点滑坐下来,屈起一条腿使手臂搭在搭在上面,仰头看向一片空白的天花板,一只手无力的垂搭在身边。

手边地面上的花瓣,俨然从苍白变成了粉红。

要不要去找她呢。

无奈的笑开了,将头抵上膝上的手臂。最终是压抑不住,伴着一阵阵沉闷的咳嗽声,深粉色的花瓣大片大片的飘落出来。

————

最初加入吠舞罗,或许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其标志与在安娜眼中看到的那种纹路,是完全一致的吧。超自然的力量,与吠舞罗的标志,和那个小姑娘有着这么明显的联系,所以,再一次看到她,就显得自然而然了。

不过小姑娘似乎没有见过他一般,只怯生生的躲在监护人的身后,只露出一点点银色的长发和蓝色花边的裙摆。

不过这样也不错了,起码,她遵守了约定。

以后,就会再一次见到你了。

轻软的声音再一次在脑中回想起来,他不由得勾起了唇角。

嗯,我见到你了,栉名安娜。

————

伏见猿比古扶着墙壁站直,用手掌遮住眼睛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无力的垂下手臂,偏着头看了地面上边缘已经带点深红的花瓣。

自己,就会死在这殷红的花海里吧。

想想这样死亡,说不定感觉也不错,她不是最喜欢这样鲜红的颜色了,所以看到沾染着自己心血的花瓣,能否感受到自己对她的那份如这花一般浓烈的感情呢?

都说这花瓣是由苦恋而得不到回应之人的思恋所凝结而成,吐出来的花瓣由于沾染了心头的血液而一点点变红,直到心头的思恋沾着血液全部吐尽,也这样一点点步入死亡。

唯一得以治疗的方法,便是所爱之人包含爱意的一个吻。

安娜,…会对自己含有爱意吗?

这么想着更是苦笑着摇摇头,怎么可能啊。她现在已经是吠舞罗的王了,而自己也早已背叛了吠舞罗,两个人的交集更是少之又少,不过小姑娘每次过来找寻青王之时,偶尔会发呆一般的直直盯着自己,却在自己抬眼对上视线之时眨巴着明亮亮的眼睛,而后撇过头去,做出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难得如小孩子一般娇憨的行为,总是能让自己无意识的勾起唇角。

但这又能如何呢,现在去找她去索要一个含爱的吻吗?自己都觉得可笑。

满满的酸涩自心口溢散开来,胸口又是一阵刺痛,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声,殷红的花瓣大朵大朵的飘散开来。

真的,……就这样了吗。

不想就这样,最起码,还想再去见她一面,想着...就只去见她一面也好。

不然自己的这段感情,就太过悲惨了啊,还没有等开始,就已经画上了句号。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感,狠狠咬了咬嘴唇使看上去更有血色,直起身体抬手拍掉了沾在制服上的花瓣,闭上眼眸这么潦草的缓解了略微恍惚的神经,睁眼微微启唇轻喃着她的名字。

安娜……。

呼气缓了缓胸口一阵阵的刺痛感觉,走到门前一把拉开门。

已经是傍晚了,夕阳懒懒的洒进了自己的眼睛,眯起眼眸,却因为幻听般的听到了小姑娘那样娇嫩的喘息声而猛的睁大。

啊啊,并不是幻听啊。

小姑娘就像第一次见面一样径自的小跑向自己,在夕阳下的她确实是美极了,阳光都在为她开路,金黄的光芒为她勾勒出一道金边,银发也反射着光芒,就像是专门为自己而落入凡尘的精灵。

不过这一次,并没有就在自己身前停下,而是就这样直直的扑进了自己的怀里。

安娜带点费力的抬起头,眨了眨那一双平常总是淡薄,而如今却满满包含关切的眼眸。

伏见自觉的蹲下身子,使自己处于与她一样的高度。

猿比古……,猿比古现在……。

安娜轻微的皱眉,伴随着更为急切的语言,她将手搭在他的肩膀处,微微踮起脚尖,一点点凑近过来,在他的唇上轻轻印下一个吻,而后抱住伏见的肩颈,身体微微颤抖着,因太过于不安而带着点哭腔的这么开口道。

猿比古,喜欢。……所以,不要死,不要死,要好好的,和安娜在一起。

突然间反应过来,伏见猛的将这个小巧的小姑娘抱在怀里,在其耳边轻轻开口。

别怕,安娜。……已经没事了,我还在…我一直在,我会好好的,会陪着安娜。

————

啊啊,确实是忘记了赤王的那种能力,自己,其实早就已经被看穿了吧,不过这样的感觉,似乎也不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