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源

龙族,k,aph,op,再加上凹凸。

[龙族]绘梨衣

生理性的眨动着漂亮但无神的双眼,手指摩擦着袖中那部小巧的游戏机。
“……海上……”
哥哥什么时候能陪自己再打一次游戏?
“……死侍……皇……”
他好像很忙啊,心里小小的失落了一下,眸光黯淡下来。
“斩杀……”
“绘梨衣!”
面无表情的抬起头,却看到橘政宗无奈的叹了口气,向她伸出手。
“我们该走了。”
人偶一般的扶着手,起身。

白色的丝线紧紧缠绕在女孩子纤细柔软的躯体上,皇血的毒性正肆意且毫不留情的摧残着她的神经。
惨白的唇瓣一张一合,似乎在念着一个人的名字
但发不起一丝声音
他们都是小怪兽,但孤独的小怪兽们会靠在一起取暖。
他一定会来的!
“sakura...”

绘梨衣就这么坐在那一叶儿暴风雨中摇摆不定的小舟上。
听到了——那些卑贱的牲畜们划开海水的声音。
黑暗中亮起了金色的光芒,无形的领域展开.海水如同被驯服的野兽,战战兢兢的伏在笼中颤抖。
女孩儿张开嘴,发出了古老而威严的声音.领域内海水迅速冻结成厚实的冰层,数不清的死侍被紧紧镶嵌在冰内。女孩抽出腰间像是装饰用的日本刀,在空中划过一道道残影,强制死亡的命令一同被下达。
坚实的冰块像纸片一样被撕裂,连同被嵌在里面的死侍。
天空下起了一场血雨。
绘梨衣依旧面无表情,暗红色的眸子早已被金色的流光占满,龙血在体内高速流动着,极高的体温蒸发了巫女服上的海水和血液,只留下了一道道不明显的暗纹。
女孩儿跳下海水,暗红色的头发不知何时已经披散开来,在水中浮动着。
如同死神一般,宣判了领域内活物的死刑。以毫不在意的态度和几乎没有变动的表情。

[皇]就寄生在自己的背部,绘梨衣清楚的了解了这个事实,但她早已没有以前的力量去撕裂它了,仅存的理智.只为等待着那个人的到来。
就像那时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一样。

好奇的看着那个狼狈地游向自己的人,绘梨衣用刀尖指向那个棕色头发的男孩儿,然后缓缓放下。
男孩儿就像一只可笑的青蛙,笨拙的扑腾着水。绘梨衣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意,点水,向一只灵活的鱼儿游向男孩儿。
他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却只吐出了大口的空气,带着一丝血液在海水中扩散直至消失。他根本抵抗不了这种深度中的海压。
她看清了男孩的表情,那么落魄,那么悲伤,却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瞬间变得欣喜,他眼眸中似乎燃起了一团火焰,就像看到了他的希望,就像找到了他的珍宝。
男孩儿抱住了自己,那么紧,仿佛自己就是他的全部,他将自己的体温传了过来。
冰冷的海水中,感到了温暖。
绘梨衣收敛了全身的暴虐,她暗红色的眼睛同样燃起了火焰,点燃了她自己,她垂了垂眼睑,在他的耳边轻轻开口:
“不要死...”

银色的丝线将女孩儿裹成了一个巨大的茧。
无力的弯了弯嘴角,勾出了一丝凉薄的笑意。
“sakura……sakura……”
他一定会来的!
女孩儿就这么无原则的坚信着。
他一定会来的。
他一定会来的。
他一定会来的。
…………
…………

是的,他一定会来,就像故事中的王子,劈开荆棘,历尽艰辛来到这里.
唯一的不同是,他再也找不回他的公主了……